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道德模范
 
高天厚土铸警魂——记公安战线二级英模、韭菜台派出所原副所长 殷振元
上稿单位:县政务公开办公室  信息员:孙天骄  发布时间:2018-08-30   阅读次数: 次
【字号      】  【打印文章

    进入改革开放的1989年,一个词汇“人民”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成为公安前面的定语,一切为了人民,在公安工作中,紧紧依靠人民,以“人民为中心”作为公安工作的基本方略之一,大批以人民安全为己任的公安干警,用鲜血和生命捍卫警魂的尊严。 
                                                                                                                                    ——题记
    三十年前,我经历了一次难忘的采访。受原县委副书记叶素君之托,我到台安县最南端的韭菜台派出所采访,采访的对象是1989年10月26日晚8时在追捕堵截持枪杀人犯的战斗中,把青春热血洒在家乡沃土的三名年轻警察,他们的事迹图印在家乡沃土,他们的名字镌刻在百姓心中,殷振元、訾友山、王海涛。我的心情很沉重,英雄的高大形象呼唤一切有良知的人们与我们的英雄产生强烈的共鸣。
    在辽南要塞之地传颂着三名干警的事迹,是因为他们用行动、生命践行着人民警察英勇无畏的精神。担任警察工作十年光景,殷振元,从一个干警到派出所的挂帅人,秉承“忠”字当头,把为人民解忧,为人民造福作为不懈的追求,满腔热情为民做好事、做实事,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殷振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干警呢?生他养他的这片土地,赋予他什么样的血肉筋骨、意志品格和精神气质?究竟是什么动力,迫使他迸发出如此巨大的能量,促成他在危险时刻完成如此引人惊叹、发人深思的人格形象塑造历程?
    事情发生后的几天,我受命奔赴韭菜台,深入了解这位我敬仰的英雄烈士的人生轨迹,令我的心灵得到了净化、情感有了归宿。
    1989年11月11日,国家公安部追授殷振元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称号。同月16日,辽宁省人民政府批准殷振元为革命烈士。
    时间流逝。岁月如歌。三十年过去了,“10•26”这个令人震撼的日子又来到我的面前,一种思念强烈萦绕我的心间。2018年清明节前夕,我来到殷振元墓地,驻足沉思,无言的碑文似乎又把我带到三十年前的那一瞬间。长眠在这里的殷振元,似乎让人深刻理解“人民警察为人民”这句殷振元常说的一句话的深刻含义。
    走近了殷振元,让我也让更多人心灵得到一次净化,“我是警察”,那悲壮的瞬间,仿佛凸显警魂闪光的永恒……
    在人民军队的大熔炉里,他炉火纯青,不断的闪光发热。身体力行,续写一段实实在在的人生篇章
    殷振元出生在台安县韭菜台镇万台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自幼饱尝父辈生存的艰难。但又是他光临人间的一个幸运时代。五十年代,这是人们常常引以骄傲的时代,年轻的共和国正在前进,新的一代在这里崛起,殷振元幸运地出生在这个年代。当他落地睁开双眼的时候,就开始饱尝人世间的温馨。1972年,18岁的殷振元毅然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戎马生涯整十年。这期间,这个穷孩子如同走进了一个充满爱的世界,他一直告诫自己“我是苦孩子,但我是幸运儿,一生一世跟党走,我终生不变。”
    夜晚灯光下,令这个农家孩子凝结成一个深沉的思考……
    还在孩提时代他就羡慕头戴红五星身着绿军装的解放军叔叔,他在大辽河边上长大,目睹解放军抗洪抢险、舍生忘死的情景。从那时起,他就立志当兵,魂牵梦绕的多年夙愿,终于变成了眼前的现实,他回味着入伍以来看到的、听到的军营里的一切……熄灯号吹响了,殷振元终断了思考,上床入睡。
    那好奇的眼光、那崇敬的心态,却无法替代军旅的严酷,那整日里的扬腿摆臂、摸爬滚打,枯燥的军事训练,使得他暗暗流泪,自己管理自己洗衣、缝被……但他咬牙从头做起。汗水浸透了他的训练服,湿了又洗,干了又脏,他从来没叫过一声苦,从未说过一句累。十年的千锤百炼,他以惊人的成绩博得全连上下的满堂喝彩……“训练标兵”的盛誉下,他把泪水、汗水和喜悦埋在心底,首长说:“他是个好兵”。在军营这个大熔炉里,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他感到天高地广,决心用自己奋斗的汗水为这个如火如荼的年代描金铺彩。
    北京。首都一次工程建设,为殷振元架起了苦干实干的平台,经过一年的奋战,工程完工,殷振元站在工地上,望着那平地崛起的工程大厦,他兴奋不已,把自己的身影定格在工地,他被部队评为先进生产者。
    1976年,伟大领袖毛泽东溘然长逝,无限悲痛笼罩着殷振元心头,在修建毛主席纪念堂工程建设工地,殷振元一门心思为纪念堂添砖加瓦,一身土一身汗,他把自己的生命融入工程建设中,他为自己参加毛主席纪念堂工程建设感到无比自豪。根据他的表现,他再次被评为先进生产者。
    十年的部队生活,他两次荣立三等功,七次受嘉奖。人们看到,在他牺牲前赶写的履历表里,竟没有一次关于立功的记载。在殷振元心中,充满了无数的憧憬,他把自己任班长、排长、连指导员的工作经历,默然地埋在心底,首长为他的表现而动容,曾把他做为全连的榜样,树立在全连的“红榜”上,说他正沿着注满时代的信念和内涵的道路上前行。可他却说:“我的启盼在理想中”。1978年,阳春四月,北京部队的营房里正演绎着一个军人和一位乡下姑娘的爱情浪漫,军人就是殷振元,乡下姑娘名叫孙艳玲,他们领证结婚了,营房的结婚庆典朴实、大方、浪漫、时尚,孙艳玲短短地住了几天,打马归山回到她的工作岗位——商店营业员。
    1980年11月16日,他们的爱情结晶降临人间,殷振元听到这个消息高兴至极,他没把喜讯报告给首长、战友,可他却想到自己的责任,想到家中的二老,想到爱人自己护理儿子、侍奉老人、料理家务、工作于一身,一个男人应尽的责任自己没有做到,他无限感慨地说:“为人父就要尽职尽责,好男儿志在四方,为国为家应该作更多的贡献”。
    1982年9月,秋色染黄了沃野的季节,殷振元脱下了军装,他复员回乡,当他摘下军帽上的五角星,领上的军旗,肩上的徽章时,他流泪了。十年的军旅生活,他得到了太多太多,他把自己这十年的收获归纳一句话:“感谢党、感谢人民军队把我培养成人,这一辈子我是党的人,我的脚步永远蹄疾步稳,快马加鞭不下鞍”。在欢送大会上,他也是这样表态,因为父母在等待着他,妻儿在等待他,农村波翻浪滚的经济体制改革在等待着他。次日凌晨,他踏上北去的列车,风驰电掣般驶向辽沈,驶向他渴望的故乡——辽宁台安。
    入列公安战线,他破获无数次大小案件,事后尽享百姓安宁的渴望,人称他是破案高手、百姓安居乐业的守护神
    殷振元回乡务农了,当时正赶上农村种植结构调整,农村经济工作面临着大调整阶段。殷振元站在辽河大堤上,远眺家乡沃野,心中有说不出的滋味,土肥冒油,春种秋收,他很满足,家乡一下变得天高地厚。正当他干得很起劲的时候,1986年4月2日,他收到一纸公文,他被调入公安战线,工作地点在韭菜台。      这天,他抱起自己的儿子,这个取名叫彬彬的孩子很乖,几年的相处父子情深,殷振元自言自语地说:“彬彬,爸爸当警察了,保护你,保护妈妈,保护全家”。彬彬似乎理解了爸爸的这句话,一个劲地点头。他放下孩子,急忙来到韭菜台派出所报到,被分配做外勤工作,他欣然接受。上班的第一天,他在自己的办公桌的玻璃板下,严肃认真地放下一张纸条,上写“满腔热情,严格要求”,他为自己立下三条规矩:赶赴现场一定要及时,勘察现场一定要细致,技术破案一定要注意。他就这样登台亮相了。
    韭菜台派出所位于台安县的最南端,地处鞍山通往盘山的主要通道的路边上,地理位置特殊成为要塞之地,东临海城,西与盘山隔河相望,是台安南部的前沿,猪嘴河、三岔河、外辽河在这里相汇,形成一个三角地带,地理位置复杂,给这个镇的社会秩序增加了复杂的成分。殷振元由于工作努力,工作尽职,被提拔为副所长,他多次受到表扬,派出所连续多年被评为鞍山市文明单位。他深觉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殷振元和他的战友白天黑夜守卫着这块前沿阵地。当时所里一个年轻干警叫王振勇,他泪流满面地向我讲述几件事:1988年初,韭菜台临乡屡屡发生盗窃农田电力设施的案件,严重地破坏了农业生产,殷所长获悉这一消息后,骑上一台旧摩托,跑遍全镇水田,50公里水田路、90多眼电井成了殷所长最关注的点,一天不离水田,哪怕是吃饭时间,也要安排干警守护,结果无一受损,为全镇的春耕生产奠定了基础。
    “7•31”强奸杀人案发生在韭菜台镇内,这天,殷振元接到报案后和他的战友迅速赶往现场,破除层层迷雾,剔除一系列假象,五个昼夜的内查外勘,真相大白,凶手锒铛入狱。殷振元的破案神速和他那双慧眼得到了百姓的肯定,从此,群众安全的保护神成了殷振元的代名词。
    同年的“8•17”一起强奸幼女案在韭菜台引起了震惊,大人担心,孩子们胆怯,闹得人心慌慌。殷振元凌晨三点接到报案,他二话没说,起身穿衣。当时秋色正浓,青纱满目,殷振元踏晨露、钻青纱,苦战5个小时,排除一切干扰,终于抓获了罪犯,解除了百姓心头大患。
    就在这一年,全镇域内发生6起刑事案件,殷振元带队自破了5起,因此,局党委领导说:韭菜台派出所是一支拉得出、叫得响的队伍。1.5万韭菜台百姓说:“殷振元心里装着我们”。
    讲到这里,王振勇略停了一下,掩面擦了擦挂在腮边的泪水,“殷所长创造的奇迹妇孺惊叹”。他又讲了一个关于殷所长破案神速的故事,80年代,电视的普及率有限,一个农民新买了一台电视机被盗,是殷所长仅用了55分钟就物归原主。
    “一个夜黑星稀的夜晚,海城联营公司来报案,他们在猪嘴河渡口发现车内的彩电丢了两台。殷所长星夜查访,终于使彩电‘完璧归赵’”。
    王振勇如数家珍,讲述着殷振元系列破案。
    韭菜台派出所在全市公安系统的“三杯”竞赛中,以优异的成绩夺得“新秀杯”。
    高力房公安分局原局长黄宝荣如是说:“殷振元是一个把革命利益放在第一位,以个人利益服从于革命利益的人”。黄宝荣局长深思片刻,接着讲:“振元在部队手下兵过百,到地方做普通警察,毫无怨言。当组织调他到镇武装部当部长时,我们希望他提一提,当个‘副科级’,为他高兴准备欢送时,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没想到他的回答是‘我不走,继续当一名普通警察,我热爱公安这一行,离不开咱警察队伍啊’”。
    殷振元从1986年6月任副所长主持全所工作,仅半年时间,全镇发生了9起案件,他们自破了7起,他吃苦在先,案必躬亲,连战连胜,赢得了韭菜台人民的信任。他一抓主动出击,二抓群众联防,并与有关部门、单位签定安全责任合同,这一“攻”一“防”使得全镇“妖气”隐退,“仙气”升腾,老百姓安居乐业。
    殷振元牺牲后,我访问了他的妻子孙艳玲。他的妻子已哭成了泪人,红肿的双眼充满着对丈夫的无限思念。她向我讲述了殷振元留在她心中的故事。
    “从警十年来,在殷振元日历牌上,没有‘红页’;结婚十载,他没在家和妻子、孩子、父母共度过一个完整的除夕之夜。当韭菜台的夜空充满着辞旧迎新的温馨、千家万户共度良宵时,他带队在街头巷尾巡逻察访”。“那一年,我的腰脊骨受伤,神经衰弱困扰我,我爬着操持家务,而他为了侦破一起盗窃案,竟8天未归。”“1985年,辽河洪水泛滥,他日夜守护在辽河大堤上,身体虚弱发了烧,同事劝他下堤休息,可他说‘不’直至晕倒,才住进了医院。”“为了查清一条线索,他骑着一辆旧式三轮摩托,向嫌疑人、嫌疑地点急驰,由于道路坑坑洼洼,不慎掉下桥去,牺牲时面颊伤疤未愈……”
    离开了殷振元家属住宅房,我又回到了派出所,幸免于难的王振勇又说了一些事,他说:“风雪交加的夜晚,他守在村口;大雨滂沱的晨曦,他监视着形形色色的嫌疑人,他不管你是小有势力的,还是有人缘的,他都要履行着人民警察的职责,他一个心眼治理一方平安。当然,在他的面前,也不乏‘香风毒雾’的缭绕。但他严于律己,秉公办事”。接着,王振勇又讲了一件令人赞叹的事:殷振元的侄儿是派出所的常驻民兵,上级给韭菜台派出所两个名额转为地方警察。人们猜测着、议论着,所长的侄子是当然的人选,兄嫂也找上门来,殷振元面对兄嫂的恳求,说:“坚持标准,不合格谁也不行”,兄嫂吃了“闭门羹”。最终他的侄子没有转上。
    一次又一次的交通事故,很多个体司机给他递来了名烟好酒,殷振元都当面退回,一切按章办事,希望你们遵守交通规则,减少交通事故的发生,保证人民的生命、财产不受损失。所长的话语让那些肇事者涕零落泪。
    殷振元对人民群众和蔼可亲,对同志倍加爱护。高力房公安分局的同志们讲他在牺牲前的12天抓获五名歹徒的故事。那天,他从县局开会返回,他身穿便衣,坐在公共汽车上,半路上来四男一女,没把他放在眼里,这五人在汽车上行窃得手,殷振元不动声色的看在眼里,当车行至高力房公安分局门前时,他让司机紧急停车,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揪住一名歹徒,连拉带扯往分局里拽,两人撕打一团。殷振元怒斥歹徒,让他看看这是一个什么地方。随后大吼一声,让同志们快上车,在殷振元的指认下,五个盗贼全部落网。
    他铁面无私,又有“豆腐心肠”。
    王振勇又讲了所长的几个故事:“一个精神病患者,砸了镇机关的玻璃,两手划破,鲜血直流,殷振元迅速将他送到医院,用自己的钱为他包扎伤口。”“他和那些有劣迹的青少年促膝谈心,用自己的温情,启迪着几乎泯灭了的良知,他说得好,我是警察,维护一方平安是职责,亲民爱民也是我的职责。”
    王振勇带着我走进食堂,他告诉我这是所长新手捡来的砖头、石片砌成的的新食堂;在所内花坛前,他告诉我,这是所长车推筐抬的结晶……
    每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殷振元面对着朝阳,他如一块金色的盾牌,耀眼、璀璨……
    悲怆瞬间,他以常人难以想象的勇敢,扑向顽匪一刹那,倒在血泊中的他,仍牵挂着战友的安危
    1989年10月26日20时10分,韭菜台派出所的电话急促的响起来“……接到上级通报,有三名持枪歹徒从鞍山市内作案后劫持一辆132货车出逃,各路口设卡堵截……”值班民警放下电话在台历上记下了通报内容,并急忙向殷振元副所长报告。
    “有情况!”殷振元放下手中的活计,飞速赶到所里,当时,訾有山跑出家门到所里,年轻的王海涛起身从宿舍里冲到所里,全体干警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全部上岗,大家急忙设下路障。
    深秋的夜晚,猪嘴河缓缓地流淌着,河上横卧连接鞍盘线的渡桥泛着寒光。韭菜台街里停止了一天的喧嚣,万家灯火把这个小镇照亮。殷振元愈加感到身上的责任重大,不能也不允许怠慢,他摸了一下腰间的手枪,一种强烈的使命感燃烧在他的心头。
    当他们架设完路障后,民警王振勇因扭伤了脚去了医院,现场只剩下了殷振元、訾有山、王海涛。
    时间一分一秒地滑过去了,突然一辆白色的面包车掠过浑河大桥,穿过猪嘴河渡桥,径直向韭菜台街中心开来,不到两分钟,冲进韭菜台设障地点。
    殷振元举起了停车牌,原通报的是132货车,但不知道歹徒劫车丢弃了132。令司机停车出示证件,为防万一,殷振元走到汽车司机座位旁边,要求司机出证接受检查,就在司机拿出证件递给殷振元的时候,汽车的右侧车门被猛地拉开,下来一个大高个子歹徒,从车前头向左侧绕了过来,当这个歹徒走到殷振元跟前时,殷振元发现那人手里有个黑色铁器,好像是手枪,仓促之下,他已来不及掏枪,他冲上前,用一只胳膊向那个歹徒搂去,试图夺枪,没想到,那高个子的歹徒,后退一步,立即开枪,只见殷振元晃了一下,中弹倒下了,殷振元拼命地挣扎着,高个子歹徒见此情景又开了一枪,殷振元倒在血泊之中。
    由于那个年代的装备不善,通讯落后,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手无寸铁的訾有山,如猛虎下山,似蛟龙出水,扑向歹徒,又一颗罪恶的子弹从另一个歹徒的枪口中射出,由于双方近在咫尺,訾有山身中数枪,当场牺牲。
    距离稍远的民警王海涛,发现歹徒有枪,自己没有武器,无法抵抗,转身跑去报警,又一个歹徒追了过来,向王海涛背部连开两枪,将这个刚刚从警校毕业的年轻警察击倒。一个歹徒下车又向殷振元胡乱的扎了几刀,夺枪而逃……
    正在所里值班的王振勇听到枪声,立即持枪赶了过来。身负重伤的殷振元还有一口气,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王振勇说到:“我……不……行了,你……快去……报警,快……救……老訾。”这一切发生在几分钟之内。
    枪声过后 ,韭菜台大地颤抖着,人们顾不得穿衣戴帽,跑出家门,涌向出事地点,啜泣声、哀痛的哭喊声,震破了夜空,韭菜台沉浸在痛苦的夜间,夜空的星晨目睹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三个歹徒(李氏三兄弟)已经抢走了殷所长的手枪,逼着司机驾车向西逃遁。
    救护车赶到时,殷振元、訾有山已经没有了呼吸,王海涛还有微弱的呼吸,被送往鞍山,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不幸牺牲。
    他们就这样地走了,带着对人间的眷恋深情、带着对人民公安的无限忠诚,永远地走了……
    在向他们的遗体告别时,500多名乡亲从韭菜台镇的四面八方涌向韭菜台派出所。
    1989年11月1日。县委大礼堂。中共台安县委、县政府在县委大礼堂举行三烈士的追悼大会。大礼堂布置得庄严肃穆,哀乐低回,县委 、县政府等四大班子领导参加大会,数百名公安干警、人民群众为三烈士送行。三烈士的骨灰盒安放在青松翠柏鲜花中。
    追悼会上,台安县公安局原局长鲁学文在仪式上五次落泪;
    全县35万人民群众送来了最好的花圈,敬献英灵。缎带上写道:“披肝沥胆人民警察斗歹徒壮举惊天地  功昭日月祖国干城酬壮志英名载春秋”
    韭菜台派出所剩下的三名干警,哭成泪人……
    高天厚土永远记住,为天宇间竖起的丰碑——
    他们——人民的好卫士展现出一代人的风采。
    蓝天白云下的净土,记录英雄的剑胆琴心,守望正义的岁月鼓舞,后辈擦亮警魂的丰碑
    殷振元走了,九岁的彬彬还不懂世间炎凉,他的妻子孙艳玲为继承烈士的遗志,毅然走进人民公安的行列,并与另一位干警结为伉俪,她说:“我爱振元,更爱他的事业,我要把振元的事业扛起来,我叫我的儿子将来继续当警察,我和我们全家与公安大业捆绑在一起,直到永远……”1991年,彬彬入学到鞍山市人民警察学校,走上了从警道路,这不仅是母亲的心愿,也是父亲言传身教的结果。
    坐在我的面前,这位洒脱、健康的小伙子显得格外英俊,他向我讲述了他的从警经历。
    他很感谢父亲,留给他一座警魂的丰碑,他说:我决定从警是受父亲的影响,我不仅爱韭菜台的蓝天白云,更要为这高天厚土和这里的人民作出贡献。
    他毕业后,到台安县公安局所辖台南派出所实习,每天出警,坐下来就是普查,周而复始,彬彬经受着耐力的考验。1991年11月,他被调到台安县公安指挥中心工作,2004年,彬彬才正式入列。他对我说:“实习两年,临时警察四年,又八年的刑警工作,让我的心与父亲贴得越来越近,也让我与父亲未尽的事业贴得更紧,我爱上了警察工作,并愿为她贡献一切……”2013年1月,彬彬被提升为副所长,来到富家派出所工作已五年了。这五年他极力为维护社会治安稳定、打击犯罪分子和公安中心工作尽心尽力。按局里下达的指标完成任务,每年,他和他的战友处理刑事案件30余起,每一次案件发生,他接警立即进入到现场,对那些寻衅滋事者,对那些害群之马,他从不手软,他告诫自己为了社会安稳、大地丰收,让那些魑魅魍魉无处藏身,有案必查,有法必依。他爱他手下的同伴,一位叫苏强的年轻警察,他们俩共同学习,共同工作,产生了深刻的战友感情,因一次意外车祸不幸遇难。事发后,彬彬情深意切,几次到苏家安慰二老,并为战友的后事倾心尽力。
    党的十九大召开之际,他带领干警日夜工作,巡逻、防控,把维稳工作做实做细。他说:“既然干了这行,就来不得半点马虎”。他立下了三等功。38岁的殷彬彬从事副所长工作已经五年了,是生动的五年,有意义的五年,深刻地体现着中国公安干警那种质朴和坚毅、刚直和忠诚的本质。
    殷振元的精神在公安战线上闪光,更在台安人心中扎根,他的后代已经继承遗志,和父亲一样在天与地之间站立着,而且在举起天地之时,也举起了自己。
    如今,殷彬彬以父亲为榜样,是父亲精神的践行者,百姓在筑梦、逐梦与圆梦,同样燃烧着殷振元——这位烈士生命的价值。
    时间定格在1989年10月26日,带着满满的收获和未了的心愿,36岁的殷振元,告别了他为之奋斗的土地和心中挂念的百姓。台安垂首,辽河掬泪。
    现在,他们的彬彬已长大成人,继承遗志,脱颖而出,卓而不凡。
    高天厚土铸警魂,彬彬已用自己擦亮的警魂告慰父辈:“阅尽世间千姿百态,遍尝警察酸甜苦辣,追逐父辈一生梦想,愈挫愈奋一生无悔”。                   

 

(唐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