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台安文化
 
崔老领我走进了新闻圈
上稿单位:县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  信息员:孙天骄  发布时间:2017-11-07   阅读次数: 次
【字号      】  【打印文章

    我从一个农村的孩子,一个农村的民办教师,后来能成为一名新闻记者,多亏了《台安县报》总编辑崔显山老人家,后来我在众人面前总称他为“崔老”或“老人家”。
    事情应该从1984年说起,当时我在高力房镇东曾小学任校长。学校在几任校长时都抓学生义务为农民送递报刊和信件工作,并名为“红领巾投递站”。1984年8月,鞍山市在海城宾馆召开鞍山地区农村报刊发行工作会议,市、县宣传部门和邮电部门点名让我参加会议。前几任校长栽的树,我有幸乘了凉。开会的前一天,我到海城宾馆报到。三十多年前,住宿条件还不象今天这样讲究,三个人一个房间,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李福元、《台安县报》总编辑崔显山老人家和我这个农村教师同居一室。崔总编老人家爱说话,他很快就知道我是锅   子村人,并知道我们东曾小学学生义务投递报刊信件的事。他当时就让我把这件事写出来,并告诉我他很快就派报社的记者来采访。当时在场的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李福元说:“你一定要好好向崔总编学习,多写一些东西,将来说不定有个好前程。”散会时,老人家对我说:“回去我就派记者去你们学校。”回到学校,我也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很快就写出了“农民欢迎东曾小学红领巾投递站”的稿件。果不其然,台安报社记者孙东华来到我们学校,很快我的文章和孙东华拍照的照片就刊登在报纸上。
    我的文章变成了铅字,报社并很快给我汇来了三元钱的稿费,我当时也很高兴,写稿子的劲头一发不可收。我住在农村,新闻由头少,但我每天总在想,千方百计地挖掘。县科委副主任王允丰退休回到家里,带领农民在背河里养鱼,我就写了“王允丰创办养鱼联合体”;东曾村第二年发展水田,农民非常高兴,我写了“稻花香里赞党风”;东曾小学教师王秀英和丈夫结婚二十年,分居二十年,党中央给他们落实了政策,王秀英被迁到北京,我写了“王二姐思夫的日子结束了”的稿子,很快在县报、县电台上刊播了。我的族弟王金弟在山东火箭炮连当连长,他带领全连杀到老山前线,“8•1”前夕,我写出了“让老山前线的亲人放心”的稿件,鞍山报、县报都刊登了,县报并配发了“瞧这一家子”的编后话。六年班主任高齐文是省、市、县的劳动模范,我写了“一块闪光的铺路石”,县教育局长看了很高兴。
    我写的东西越来越多,当时县广播电台很多人都知道我这个人,但很多人都没见过我。老记者陶鸣声、编辑部主任李宝生、刘红丽都说我很能写。1986年春天,广播电台缺人,我便从农村来到县城,当上了一名电台记者。
    崔老这时已经到县史志办公室做主任工作,那时县城办公的房子紧,他就到县广播局来办公。我们很快就坐在一起了。
    崔老是一个想事的人,是一个能干事的人,是总想为青年成长搭建平台的人。他准备出一本台安杂文集,就动员台安方方面面来写,他动员指导我也参与。我当时真不知道怎么写杂文。全县很多青年人都写一篇或两篇杂文,写杂文也练就了青年人的才气。很多人因此在县里、市里出了名,有了用武之地。后来,我写了《台安广播五十八年了》的杂文,写了《走过这三十年》,写了台安县副县长张玉玺老人在台安五十年生活感受——《九十老翁话变迁》和《那删不去的画面》。
    我个人的写作能力和业务水平也得到了不断的提升,从开始初级记者,到中级记者,最后晋升为副高级记者。


王金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