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台安文化
 
奶奶的生日
上稿单位:县政务公开办公室  信息员:孙天骄  发布时间:2017-12-25   阅读次数: 次
【字号      】  【打印文章

    去年腊月,我漫步在县城街头,无意中发现“小时候”饭店前,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一问,知道是给老人过生日。不知怎的,却油然勾起多年前我家给奶奶过生日的往事,我陷入深深回忆中。
    那是“三年自然灾害”中最困难的一九六零年腊月十八日,天气干冷干冷的。头上白云一动不动,仿佛被冻凝固了,西北风吹在脸上,刀刮的一样。虽然傍年靠近,也没有多少年味儿。我正读小学五年级,当时刚写完寒假作业,就从同学家急忙的往家里跑。肚子饿得慌,天还冷,回家赶紧烤烤火盆,昨天花两角钱买的一挂小鞭还没“炕上”(放在炕头炕席底下),得想到。上顿下顿的主食,就是用干菜撒些苞米面,熬的稀粥,我才不爱吃那菜粥呢。
    可是,刚一进屋,屋内就热气腾腾的。水缸中薄冰也化了,厨房也整洁了,东屋炕上的饭桌上,碗筷摆得整整齐齐。来客人了,也没看到亲戚影子,咋回事呢?这时,只见奶奶笑呵呵坐在炕头,眯眼看着我。我刚想问奶奶,母亲却突然走过来,牵着我衣服到西屋,悄悄对我说“妈跟你说点事。”“啥事,还神神秘秘的,就说呗”我嘟囔着。此时,母亲脸上异常严肃,接下来说“你平常最听妈的话,这回更要听呵!”母亲撂下门帘,抚着我的头,问道:“今天是啥日子,你知道吗?”“今天是星期日,进腊月,快过年了呗”。我漫不经心回答。母亲长叹一声,说道:“过了年,你就十一岁了,快成大人了。今个儿是腊月十八,是你奶奶的生日!你咋忘了呢?”我恍然大悟,对呀,母亲没少告诉我,老人生日,一个人也不能忘。都怪我,整天想着滑冰车、买爆竹、看年画,怎么把奶奶的生日忘了呢!我赶紧说:“妈,我错了,我给奶奶磕头去。”母亲说:“吉庆话还是要说的,磕头等过年一起吧。这有一件事,千万别跟奶奶讲,要听妈话。这不奶奶生日吗,妈抖落麦秸底,剩了二斤多麦子,昨个我在老王你大姑家磨了‘全面’,今个在锅里蒸卷子,妈攒的四个鸡蛋,也蒸成鸡蛋糕了,是给你奶奶做的。她过生日呀,就这点,你都大了,别吃了。妈告诉你,奶奶问,就说吃过了,行吗?”“行!妈我明白了,让奶奶吃,我吃的日子在后头呢!”听完我的话,母亲苦涩地笑了。说我家孩子真懂事。
    热腾腾的花卷和鸡蛋糕都端上来了,满屋飘散着香气。我咽了一下口水,奶奶让我上炕,快点吃。我满脸通红,一字一句重复母亲教给的话:“奶奶你吃吧,我在锅台上吃了,都一样。”这时,只见奶奶在炕头大口大口地吃着,连连说:“真香,真好吃。”这可是“低指标”年代一顿丰盛的大餐啊!
    我转身出东屋,躲在锅台前,将母亲刚热好的干菜粥囫囵吞枣地吃掉了,肚内热乎乎的,感到分外好吃。猛一回头,看见母亲的眼睛湿润了,接着大颗大颗的泪珠从脸颊上落下来。
    五十多年过去了,我从没忘记过奶奶的“生日宴”,我将终生感谢我勤劳、善良、博爱的母亲。

 

邴守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