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史话传说
 
富家镇三则故事传说
上稿单位:县政务公开办  信息员:高月  审核人:  发布时间:2017-04-02   阅读次数: 次
【字号      】  【打印文章

富家镇薄家村解放前剿匪往事


  那是一九四五年,日本帝国主义刚刚投降,东北的大地上土匪横行,各地区都有地主武装。富家镇薄家村一带就有三股土匪势力,最大的一股是以冉得本为首的匪帮,盘踞在董亚贤家的大院,其他两股分别是以薄振宇、李春志为首的土匪势力。他们横行乡里、欺压百姓、抢男霸女、无恶不作,搅得本地和周边地区鸡犬不宁、天昏天暗,村民恨之入骨。
  一年冬月,一支由朱世操率领的八路军小分队护送首长途经薄家村。当他们了解到当地的匪情后,请示首长决定,打掉薄家村的土匪,为民除害。
  经过简短的作战部署,朱连长率领小分队向盘踞在董亚贤大院的土匪包抄过去,和土匪展开了激烈的战斗。土匪们凭借着高大的院墙抵抗,子弹雨点般疯狂地向外射击着,企图阻挡八路军的进攻。英勇的八路军战士以老乡家的矮墙为掩护,一点点向董家大院运动。
  这时,小战士任柏冬在战友们的火力掩护下,机警地跃过一道道矮墙,来到大院的高墙下,奋力向董家大院内投出两颗手榴弹。只听“轰轰”两声巨响,手榴弹在院中心爆炸开花,震得地动山摇,炸得土匪们鬼哭狼嚎、四散奔逃。小柏东心里乐开了花,一个箭步准备往院里冲锋,就在这时,隐藏在阴暗角落的一个悍匪向他扣动了扳机,一颗罪恶的子弹射穿了任柏冬的胸膛,小柏东踉踉跄跄倒下了,鲜血染红了身边的土地。战友们眼含热泪,再也按捺不住胸中的怒火,朱连长一声令下,高喊着“为小柏东报仇雪恨”,战士们猛虎下山般地冲向匪窝,只杀得土匪们哭爹喊娘……战斗很快结束了,小分队打了个漂亮的大胜仗,全歼了盘踞在薄家村的土匪。
  从此,薄家村和周边的乡亲们过上了安居乐业的生活,大家为了纪念这次剿匪战斗,缅怀在战斗中牺牲的小战士任柏冬,自发地在薄家村屯北,为长眠于此的烈士任柏东竖起了一块纪念碑,这块纪念碑至今仍然屹立着,时刻昭告着薄家村的子孙后代永远不要忘记,曾经有一位年轻的八路军战士,为了让人们过上幸福生活而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让人们铭记革命先烈的遗志,共同建设美好幸福的家园。


  县政协、政协台安县富家镇工作委员会供稿
  撰稿人:富家镇辽河小学教师徐洪彪

刘老爷治水


  清朝末年,辽河下游虽是一片沃野,但河道缺乏管理,每年雨季,洪水常常泛滥,一片生机勃勃的绿野一夜之间便成一片汪洋泽国,百姓眼巴巴地望着丰收在望的庄稼被洪水卷走,虽痛心疾首,却无可奈何,故民间素有“辽河下梢,十年九涝”之说。
  刘老爷是当时台安地区文化名人,他目睹水患殃民便上书朝廷,力主治水。在清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两年时间里,刘老爷受命开浚减河。他动员辽河下游的广大农民,肩担手提清理河道、修筑长堤,使辽河得到初步治理,下游的广阔流域减少了洪水的威胁,人民生活得到保障。
  百姓感恩刘老爷德行,自发地为刘老爷勒石记功。老辈人为晚辈人讲述此事时,都避讳直呼其名,只将刘老爷治水的故事,代代相传。因而直至今日,民间只知历史上曾经有刘老爷为民上书治水之事,而不知其真人姓名。后经查证,方知刘老爷名为刘春烺,系台安县桑林镇齐家窝堡人。幼年苦读诗书,擅长文学书法,通晓天文地理数学,尤为水利。清同治癸酉年拔贡,光绪壬午年乡试中举。他同当时的荣事达、房毓琛被誉为辽东三才子。
  镇海碑碑文
  “辽河官堤之设盖仿于有清康熙至咸丰末年两岸由冷家口溃决循双台子潮沟分流入海而下流之水遂杀其十之四亘数年不为害同治十二年春旱断流又误为土人堰塞繇是屡有溃溢久苦胥沧光绪二十年江苏严君作霖来奉赈灾出巨资为障水费将军依公尧山饬事者补筑之比七月水涨新旧堤尽圯……北镇举人刘君春烺建议以为辽河累岁向上递浚水之就下逾迅而三岔河并末加宽上游之屡决势所必至……刘君乃仿元郭太史之法以“勾股”测地绘图命投就河心取土……越一岁工竣濒河各邑新民盘山镇安海城等沮如痹下潦潦之区渐成沃壤……民之沾乐利者至今垂二十余年盘海①居民念刘君嘉惠请记其事。既喜此碱河通畅而又虑见小利者或误以堵塞为得策也爱胪其颠末勒之石并列被泽各区首事者于碑阴……后人知创始者艰难尚其守而勿替焉。”
 
  

  ①盘海居民指减河流域盘山和台安,海即海城,当时台安尚未立县,南部为海城县管辖。
  县政协、政协台安县富家镇工作委员会供稿

泥鳅记

 
  柳河畔,柳树弯,柳河水,照蓝天。柳河岸,柳叶尖,柳河泥鳅拜苍天。
                            ──柳河民谣
  话说早年间,富家庄境内柳河水势汹涌,泥浆滚滚。逢夏秋雨季,水浪数丈,堤岸决溃,冲毁庄稼,淹没村庄,也是常事。后来人们在岸边修筑了高高的堤坝,栽植了排排柳树,遂名柳河。柳河渐渐得以治理,可河水到现在还是浑浊的,这是为什么呢?这里还有一段传说。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柳河里有两条泥鳅。当年,他们本是东海龙宫三太子敖丙的护卫,只因哪吒闹海打死了三太子,龙王敖广震怒,将两名护卫废除功力,贬黜凡间。两条泥鳅流落柳河,日夜修炼,一心想修成正果、重返东海。也不知过了几世几劫,两条泥鳅修炼有成、法力深厚,将柳河治理得清澈见底、水草丰美、牛羊成群,一派祥和景象。两条泥鳅上书东海,恳请龙王开恩,召二人重回龙宫。
  这一天到了明朝末年,两条泥鳅正在河里打坐修炼,忽觉岸边人喊马嘶、一片嘈杂,便跳出水面查看,只见远处烟尘滚滚、遮天蔽日,一队人马正向河边奔来。只见为首的大将军生得龙眉凤目,大耳垂伦,隐约有帝王之气。两条泥鳅料定此人将来必成大业,于是现身示好。
  原来这队人马不是别人,正是将来的清太祖爱新觉罗•努尔哈赤。这次,他在沈阳城与明朝守军战败,路经八角台来到富家庄地界,人困马乏,狼狈不堪,忽遇此水甜草美之地正要饮马渡河、躲避追兵。忽见探子跪在马前禀报,说有两条大泥鳅拦在河中。努尔哈赤抬头一看,只见河有两条丈余长的巨型泥鳅,金鳞金甲、须鳍飘摆,正挺着半个身子立在水中,微微的向自己点头。努尔哈赤心中一惊,知是异物,然想到自己霸业不成,竟如这泥鳅一般,虽不同凡种却难成龙凤,不禁大为恼火,以为上天有意讥讽,便用马鞭一指,随口骂了一句“滚!”两条泥鳅闻言勃然大怒,一转身潜入水中,施展法力,顷刻间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柳河浊浪滔天、两岸飞沙走石,天昏地暗,惊得努尔哈赤军队人喊马嘶、乱作一团,不得已退兵三十里。此时,东海龙宫遣来特使勘察两条泥鳅治水之功,见此情景,以为二鱼德行有亏、治水不利、妄言惑上,遂绝召回之念。
  从此以后,二条泥鳅再也没能重返龙宫,柳河的河水也变得浑浊不堪了。

  县政协、政协台安县富家镇工作委员会供稿
  撰稿人:刘  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