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史话传说
 
九一八事变后的东大营
上稿单位:县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  信息员:孙天骄  发布时间:2017-09-21   阅读次数: 次
【字号      】  【打印文章

    每当人们提到九一八事变,都会想到日本关东军首先进攻的北大营。而与北大营齐名的东大营却鲜为人知。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东大营以军事培训闻名,先后开办过东北陆军军官教育班、军医班、东北讲武堂等,并培养了不少军事人才。
    1922年第一次直奉战争奉军失败后,张作霖便加紧扩军备战,以期东山再起。同时,他还开办各种军官训练班,派遣各兵种学生出国深造。在张作霖的整治下,省城奉天(今沈阳)驻军迅速增加,原有营房已不敷使用。时任奉军第三混成旅旅长的张学良决定在城东原东大营附近再建一处大规模的营房。最终,张学良将营址选在城东约10公里处的山咀子。这一地区背靠天柱山,前面是一片开阔地,既便于防守,又利于军事训练。
    1923年3月19日,张学良给沈阳县公署发出公函,要他们“以公允价目”购买土地,以便规划建筑营房。沈阳县公署接到公函后,不敢怠慢,即“派警察队长陈焕升赴该处传集山咀子并山梨红屯、金家子屯正副村长及众花户等在山咀子会所详细讨论”,最后按“上等地每亩奉大洋80元、中等地每亩奉大洋70元、下等地每亩奉大洋60元”的价格买下民地。随后,此处挂出“二、六旅工程处”的牌子,新营房正式破土修建。
    最初,张学良打算“不用泥瓦匠概由军队自建,以节费而倡军工”,但终因军队备战任务繁忙,无暇顾及,遂将建营房的工程又包给了泥瓦匠。1925年秋,东、西、南三院营房先后建成。这处新营房占地面积不亚于北大营,建成时被称为“东山咀子营房”。因新营房位于城东,而且规模和地位仅次于北大营,大家便称其为“东大营”。东大营投入使用后,原在北大营的军官教育班首先迁入,占用了西院营房。随后,东北陆军第七师第五旅第84团进驻东院。
    1928年11月,东北讲武堂迁入东大营。张学良任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后,为统一东北军事教育,将原“东北陆军讲武堂”改为“东北讲武堂辽宁本校”,并在黑龙江等地建立分校。同时,他还设立东北讲武堂本部,由本部直接管理东北海陆空军所有军事教育机关的事宜。张学良任东北讲武堂本部监督,周濂任副监督。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时,在东北讲武堂学习的是第11期学员。这期原计划招收1000余名学员,由于各部队行伍出身的军官,觉得没受过讲武堂或正式军官学校的教育,就会学识落后,便纷纷要求到讲武堂学习。因此,这期学员超过了原定人数。经过入学考试,按文化程度将学员分为甲、乙、丙三级,于1931年3月开学。甲级学员有1200名,编为步兵科七个队,骑兵科一个队,炮兵科一个队,工、辎兵科共一个队。乙、丙两级的学员共有700名,编为步兵三个队,骑兵一个队,炮兵一个队。
    9月18日晚,日本关东军对北大营发动突然袭击,此时东大营内的学员都已就寝。晚上10点多,有枪炮声从北大营方向传来,东大营里的学员还以为是日军演习。待至拂晓,有学员见北大营王以哲部队的士兵,不成队伍地向东陵方向退去。而此时东大营内的学员们还不知情,甚至有的学员还在准备考试。后来东大营的一名值班队长派人向北大营方向侦察,没一会儿侦察人员回来报告说,日本军队已到东大营附近的东毛君屯。此时,东大营内的东北讲武堂学员及学校教职员工有2000人左右,其中配备武器的只有650人。东北讲武堂副监督周濂、训练处长高胜岳、高等军学研究班教育长李端浩都不在营地,也联系不上,一时间群龙无首。而学员们平时接受的教育多是对日本人的挑衅要克制忍耐,避免引起事端,所以在大敌当前之时,这些军人出身的学员反而是不知所措。由于没有指挥官,又缺乏作战部队及武器,特别是上级曾有命令不准抵抗,堂堂的东北讲武堂学员竟一枪没放,“整军退出”了东大营。在撤离时,有几个胆大的学员跑到武器库拿武器、弹药,但是武器库大门紧锁。于是,他们便砸开大门取出步枪与子弹,带领部分学员躲进东陵北边的松林里。
    指挥19日进攻东大营的是日本关东军第二师团长多门二郎。他的战斗部署是:以刚从铁岭到达北大营东北方向的守备第五大队为北翼,以刚从鞍山调来的守备第六大队为南翼,以守备第二大队为预备队。进攻路线是沿沈阳至抚顺的铁路南侧前进,一路上均未受到抵抗。至12时30分,进攻东大营的日军探悉东北讲武堂人员已“全营退出,乃敢侵入营内,大肆搜索,所有一切军械、子弹、款项,以及一切紧要物品,悉被搜掠净尽”。
    与此同时,在松林里的东北讲武堂学员隐蔽约1个小时后,开始向辉山转移。在辉山他们与从北大营撤出的东北陆军独立第七旅会合,将武器交给第七旅后,部分学员准备潜回城内安顿家属,然后再各自返回原部队,另一部分学员则随第七旅继续撤退。
    被日军占领的沈阳城已是一片狼藉。街头路障纵横,店铺紧闭,全副武装的日本兵在街上巡逻。几个城门口都有日本兵把守,他们手中端着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枪,对进出城的行人逐一盘查,如发现头上有军帽痕迹的人,便当场用刺刀捅死。在城内也有日本兵挨家挨户搜查,只要发现有军人就当场捕杀。潜回城内的学员,因无法藏身,只好想办法逃进关内寻找原部队。而被张学良寄予厚望的培养军事人才的东大营也就此倾覆。

 

                            (台安县档案局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