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史话传说
 
张作霖在八角台发迹前后
上稿单位:县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  信息员:孙天骄  发布时间:2017-09-29   阅读次数: 次
【字号      】  【打印文章

    辽西地带是张作霖早期活动的场所,也是奉系军阀集团最初形成的基地。当年的八角台(今台安县城)更是他挺而走险开始发迹的地方。
    张作霖字雨亭,一八七五年三月十九日(清光绪元年二月十二日)生于辽宁省海城县之西小洼村,后迁于驾掌寺村。兄弟三人,他最小。
    张作霖幼年时家境贫寒。祖父张发死后,父亲张有财与其弟兄分居,在本街开设一小杂货铺,为生活主要来源。大约在张作霖十四岁那年春天,张有财在营口附近高坎村赌博场上,与赌徒王二殴斗被打死。
    这年夏天,海城西部地区又发生水灾,张家仅有的三间草房也被水冲倒。天灾人祸接踵而至,张作霖母亲王氏在沉重打击下难以生活,只好带领孩子回到黑山县二道沟子娘家暂住。不久,她又改嫁给一个也姓张的农村兽医,张作霖随母到了张家。张作霖的继父,对他十分喜爱,愿把兽医技术传给他,但张作霖不愿整天围兽医桩子转,所以学了一段时间就不干了。十六岁那年冬天,张作霖离开继父家,到图河堡村一个小客栈里充当小伙计,但干了一年就离开了。从此,张作霖就流浪在营口高坎村和黑山赵家庙等地,经常出入赌场。
    一八九三年春,张作霖输了钱,无法偿还,于是与其兄张作孚一起,在黑山境内“通京御道”附近的羊肠河畔开始拦路劫财,当了“棒子手”。不久他又到黑山镇开设兽医桩,此时与绿林豪客常有往来,被当地劣绅李友恒、石福生诬告为“马胡子窝主”,因而被捕入广宁狱,后经岳父赵占元托人保出。出狱后仍不听其岳父的苦劝,一气之下,于一八九七年春,偷偷跑到彰武、阜新一带入了董大虎匪帮,当了土匪。
    张作霖从事土匪活动,大约一年左右时间,后因与匪首发生矛盾而回家。一八九九年秋,他又纠集郑殿升、郑殿甲、赵明德、孙福山、齐大有、宋老半和程敬双、程敬启等三十四人,结帮为伙,自任首领。张作霖拉起这支帮伙武装,其成员绝大部分是当地农民子弟,是以保卫家乡为目的而组织起来的,与那些专以抢劫为宗旨的土匪截然不同。
    在张作霖拉帮之前,辽西大小股匪已有近百支,匪众约有三千人,各据势力范围,“独霸一方者有之,横跨州县者有之”。正如当时一首民谣所述:“冯麟阁占东山,青麻坎杜立山,洪辅臣半边天,抢官夺印金寿山,三隽眼(齐海龙) 闹得欢,海沙子(阎海山)到处翻(抢夺)”。 这首民谣基本上反映出当时土匪活动的情况和特点。在这些绿林匪帮中,以冯麟阁、杜立山和洪辅臣三股势力为最大。
    一九OO年义和团运动爆发后,帝俄侵略军进入辽西,奸淫烧杀,血洗村庄,政局十分混乱。在这种情况下,绿林队伍发生了分化,金寿山、洪辅臣等股被俄军招抚,变成了帝俄侵略军的一支别动队;而冯麟阁、杜立山等股则被日军收买,成为抗俄武装。另有一部分帮股,既不投俄,也不降日,就地变为“保险队”,维持一村或数村的“治安”。
    张作霖的帮股,就是后一种类型,在其岳父赵占元等人策划下,于赵家庙村办起“保险队”来,负责维持近七个村庄的“治安”。张作霖利用这个机会,积极投靠地主商绅,认真维护地面,对土匪和散兵游勇入境,他负责交涉处理,化险为夷,免遭骚扰,村民一时得安。因此,张作霖的“保险队”声誉极好,影响很大。
    一九OO年秋,广宁中安堡镇派人联系,要求张作霖进驻,托他“保险”。中安堡是一个大镇,经常在这里骚扰的是金寿山匪队,商民不堪其苦。起初张作霖惧怕金的势力,不敢轻动,后来经过一番准备,利用里应外合计策赶跑金寿山,进驻中安堡。    
    张作霖打败金寿山后,保险区扩大到二十七个村庄,队伍增加到百余人,势力壮大,提高了在绿林中的声望。金寿山失去中安堡并不甘心,于是勾结俄军于一九O一年二月十八日(旧历腊月三十)晚上,趁张作霖队伍多数回家过年、戒备不严的机会,带领俄军一个马队,夜袭中安堡。张作霖仓促应战,发现有俄军,料难抵抗,遂决定逃跑,命令孙福山背着他的妻子赵氏,汤玉麟身背着他的女儿首芳,他亲自断后,冒死冲出重围,天亮时队伍跑到雷家屯,只剩下十余人。但张作霖并不灰心,决心到河东投奔冯麟阁,暂借栖身之地,以图再举。
    张作霖在投奔冯麟阁的途中,路经八角台。八角台是一个地处交通要道的大集镇,围墙很高,约有二三十名炮手维护镇里治安。张作霖不敢冒然闯过,事先派人联系借道通过。被派去的人找到商务会长张子云,说明来意,张子云听后立即表示愿意把张作霖请进镇内,担任保卫。张子云,字程九,贡生出身,善交际,是一个活动于兵匪之间的地方头面人物。他对张作霖在绿林中以及在中安堡办“保险队”的情况早有所闻,对其印象很好,所以决定把张作霖留在八角台。
    当时张作霖处在新败之后,正无处落脚,被留在八角台,他非常感激,不久拜张子云为义父,把队伍改编为团练队。这次被袭对张作霖来说,真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失去中安堡,得到八角台,为后来发迹奠定了基础。
    八角台在张作霖到来之前,商务会和乡绅联合办保卫队,由张景惠带领,负责镇内治安。张景惠对张作霖发迹有过重要作用。他与张作霖有一拜之交,张作霖之所以能留在八角台,与他出力是分不开的,后来他又把团练长让给张作霖,自己甘居副职。
    张作霖当上团练长以后,在张子云的支持下,很快把队伍扩编到一百余人,恢复了昔日势力。张作霖认真操练,对保卫工作非常负责,不到一年时间,八角台周围的小帮土匪基本上被肃清。张作霖势力日益壮大,引起金寿山的仇视。一九0二年初勾结项招子、徐汉武、陈文广等匪股,扬言攻打八角台。张作霖感到力量不足,急向张作相求援。
    张作相,字辅臣,义县杂木林子人,十九岁时为兄报仇,拉帮自任首领。张作霖与他早就相识,两家有世交。张作相闻讯后带领所有武装赶到八角台,两处队伍合到一起,声势大振。为了前后呼应,张作霖命令汤玉磷带领部分队伍驻八角台西北桑林子,列成崎角之势。张作霖在做一切准备之后,首先围歼项招子。项是回族,匪号项傻子,原籍海城,为人凶狠残忍,手下有二百多名悍匪,经常活动在绕阳河两岸,对八角台威胁很大。一九0二年四月,张作霖探知项匪闯入高升镇抢劫,亲自带领队伍包围该镇,经过激烈战斗当场击毙项匪和另外匪徒七名,余匪四处逃散。张作霖接着又协助新民府总巡李洪亮,剿灭了辽西多年巨匪范德山、徐子扬、路海川等十余股,在客观上对辽西人民安居生产起到了良好作用。因此,得到新民知府和盛京将军的嘉奖。张作霖在此期间,不断招降小股土匪,壮大自己势力,到投降前,八角台和桑林子两处,驻扎马、步团队达四百余名。
    张作霖在从当土匪到搞地主武装的过程中,初露头角,显示出政治和军事能力。在群雄四起,盗寇横行的社会环境中,他能跳出乱抢乱夺的土匪圈子,大败之后,不但没有一蹶不振,而是利用讨好商绅和结交官吏的手段,开办团练,协助官府剿匪的机会发展个人势力,来实现政治目的。不到三年时间里,张作霖由新败后的十几支枪,扩大到四百多人的队伍,其声势之大,使所有辽西绿林同党望尘莫及。最后,张作霖终于利用这支武装从八角台发迹,被清廷招抚,逐步登上政治舞台,成为风云一时、中外驰名的大军阀。


 
                              (台安县档案局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