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史话传说
 
抗美援朝战争中的台安支队
上稿单位:县政务公开办公室  信息员:孙天骄  发布时间:2018-03-30   阅读次数: 次
【字号      】  【打印文章

    1950年,美帝国主义发动了侵朝战争,梦想利用朝鲜这块跳板侵略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当战火燃烧到鸭绿江边的紧急关头,党中央和毛主席发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伟大号召,动员人民群众,支援抗美援朝前线。我(刘德友)积极响应号召,参加了我县抗美援期的担架队——台安支队。
    1950年11月,我县全体共产党员和人民群众,在县委的正确领导下,同全国一样,积极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纷纷报名参军。那时,我是第一区荒地村党支部书记,区委委员。我带头发出誓言:“当祖国需要我挺身而出,我要不怕苦,不怕累,不怕死,即使赴汤蹈火也再所不辞。”以实际行动,来保卫祖国,保卫胜利果实,决不让千千万万革命烈士,用鲜血夺取的江山赴之东流,永不再当亡国奴。
    我参加了以高焕舜部长为首组成的担架队,也就是台安支队。这个支队下设两个大队,十一个中队,另外还有一个独立基干中队,一千多人。在初冬时节,我们离开了可爱的家乡,雄赳赳气昂昂奔赴炮火纷飞的朝鲜战场。在我县出发当日步行七十多里,住到大虎山镇南青台泡。第二天起早在大虎山火车站上火车。为了迅速赶到朝鲜战场,用两个车头拉我们这列车,飞驰地开往丹东方向。当天就到达宽甸县灌水下火车,以急行军的步伐,昼夜兼程,步行两天到达长甸河口。住了几天,进行整训教育后,于1950年11月25日过江。经过一昼夜急行军,天刚拂晓,支队到达朝鲜平安北道朔州。
    刚到外国,一切都是陌生的。民族风俗习惯不同,语言不通,说话不明白。由于美帝国主义反动宣传,朝鲜人民对中国人民志愿军,当时不甚理解。有房不能进,有炕不能睡,我们又不能违反朝鲜的风俗和我们的纪律。所以全支队的人马都分散在白茫茫的大雪山上、松树林子里,隐蔽防空休息。北风刺骨、寒气逼人,手脚冻麻木了,比猫咬的还疼。恐怕暴露目标,咬着牙也得挺着,一动也不敢动。敌机在空中不断地侦察。可下盼到太阳压山,人马下山了。简单吃点干粮和炒面,就马上集合出发。经过一昼夜爬山越岭的急行军,走得人困马乏,天明到达白上里车站。(待续)
    当时前方战场就在龟城,距白上里车站几十里路。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并肩战斗,节节胜利。但我方伤亡人数不少,转送伤员的任务很艰巨。大雪封山,白茫茫一片,积雪深处半尺多厚,上一步山坡得退回半步。刚到朝鲜,语言又不通,我们没带翻译。抬头就是大山,有时东西南北都不好分辨,很难开展工作。敌机轰炸扫射严重,白天不敢工作,住在大山沟子居民房边,自己刨搭的防空洞里。太阳待落不落时,各队集合到兵站接受任务。一干就是一宿,没有一点休息时间。在吃的上,那苦劲就不用说了,根本就没有什么细粮,连东北人最爱吃的高梁米都吃不着。吃的是炒面,“大麦制做的”。每个人身上背个小口袋,饿急眼了吃一把炒面。如把嘴糊住了咽不下去,怎么办?再抓上一把雪,往嘴里揉,通过雪的溶化才把炒面咽下去。更谈不上吃几个菜,一个汤。在家吃饭菜淡了不愿意吃,没味道。不用说吃菜,喝汤,连咸菜都吃不着,整个支队连一粒盐都没有,就这样生活有一个多月。从领导到同志毫无怨言。当接到抬送伤员任务时,同志们没有怕苦怕死的。抬起担架不怕沉,走起路来不怕远。各队都是指到哪里,干到哪里。同志们边走边问亲人志愿军:您冷不冷?哪处负伤?疼不疼?我和其他领导同志都是一样,吃苦在前,享受在后,时时处处以身作则,无声的命令比什么都灵。多次接受任务都是按时、安全把伤员送到目的地。总站的领导对台安支队非常满意。      
    随军前进,支队到清川江北岸孟中里车站。过了清川江大桥就是火车站。当时的任务是装卸储藏转运各种军用物资。
    在1951年6月的一天早上,天刚蒙蒙亮,突然间从江桥上开过来一列火车,停到车站。车头到山洞隐蔽,车厢里全是伤员。有的缺胳膊,有的少腿,有的脑袋上负伤,有的被汽油弹烧伤,浑身流脓淌水,有的身上负伤。这个场面我们谁看了之后,都会对中国人民志愿军更加热爱,对惨无人道的杀人不眨眼的最凶恶的敌人“美国佬”无比憎恨,都会在心灵深处激起更加爱国的情感。
    一节车厢里只有一名护理员。有的伤员喊大便;有的要小便;有的要喝水;有的要换药;喊声不停。护理员耐心地面带笑容忙回答:“同志,您别着急,稍等一会儿就到”。对这些最可爱最高尚的人,我在内心里想,咱在祖国吃糠咽菜,给她们天天吃饺子也甘心情愿。
    同志们都奋战了一夜,疲惫不堪。天亮了,太阳一出来,敌机就要来了,上百名伤员性命难保。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支队发出号召,全力以赴抢救亲人。命令一下,第一中队指号员庞显德同志率先带领全体同志跑步前进奔向车箱,然后其他各中队也都不甘心落后蜂拥而上,紧张的抢救开始了。背的背,抬的抬,对稍轻点的一人或两人扶一个走。在各队党员带动下,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战斗,伤员们全部安全转移。当我队人员撤离车站不远,两侧山头的高射炮和高射机枪就响了。十几架敌机在空中狂轰滥炸,刹那间硝烟弥漫笼罩天空。我们支队胜利地完成任务,安全回到宿营地,受到志愿军指挥部的表扬。                     
    正当五一年秋季攻势战斗打响之前,我们台安支队两个大队合并为一个大队六个中队。支队长高部长坐阵指挥,四名大队领导调走三名。第一大队长邢忠林,教导员程文山,调到十九分站工作;第二大队教导员韩志友,调到二十一大站。大队领导只剩下我一个人。经过整编后,剩六个中队。在我记忆中想起来的有:第一中队指导员庞显德,中队长杨德山,副中队长王海丰、李成荣;第二中队指导员张永春,队长王永山副队长祝兴奎;第三中队指导员张春良;四中队指导员陈国安、队长王学仁;五中队指导员张云学,队长高冠山副队长王德山;六中队指导员马文升,队长姜玉林,副队长刘永新。
    七月份的一天,接到上级命令,台安大队迅速到龙兴里接受新的任务。通知各中队立即做好准备,夜间六点钟后出发,由我带队按指令时间提前到达,接受抢渡任务,以支援志愿军秋季攻势。
    清川江大桥,由志愿军工程兵夜间抢修好了。白天敌机天天轰炸,往前线运送物资受到中断。迫使我们改为水运。调来各种船只,什么登路艇、汽划子、机帆船、民船等。两岸上有志愿军的汽车和马车,朝鲜人民支前的牛车和手推车,有时人也扛,装上火车迅速运往前线。有的暂放到隐蔽处。南岸有台安彰武两个大队。我大队分担的任务主要是装火车。当时的场面是:江里船如穿梭,两岸上排满了志愿军和朝鲜支前的各种车辆。当装车紧急时,担架队员抬着担架,跑着干,真是人山人海,昼夜奋战。
    刚刚开始的三、四天没被特务发现很安静,昼夜都干。以后,夜间特务接连打出信号弹。大家不约而同地猜测,不好了,敌机快来了。我们大队部署各中队,在铁路南边十几米处挖一条蛇形隐蔽沟以备防空。
    在八月二十日这天,上午八点多钟,忽然县慰问团洪廷柱部长和警卫员小阎到了。带着全县党、政、军民的深情厚谊前去慰问,把我和全体同志都乐坏了,可看到家乡的亲人了。当我们亲切握手之后,我就告诉洪部长,近几天敌情不好,赶快离开现场,到驻地龙光里休息。我去大站,边政委在铁路班道房,召集大队长开会,研究部署任务。不一会儿,几十架敌机遮天盖地地轮番轰炸。江两岸山头上高射机枪和高射炮阵地,为了不暴露目标暂未能向敌机开炮。经过二十多分钟轰炸、扫射,志愿军和船工伤亡人数不少,物资损失也很严重。江边上放着没来得及转运走的汽油桶,被炸着了火。像火龙一样,火苗有的比山都高。豆油桶被机关炮子弹打成无数小眼,油随着江水往下流。参加抢运物资人员,有的被打掉江里淹死,有的被炸死,有的被打伤,有的被汽油烧伤、满身都是火泡。敌机还没走呢,我们大队战友们,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奋不顾身地抢救伤员。二十一大站边政委,在铁路道班房给我们开会,部署工作,发现敌机来了,马上指挥大家防空,正走到铁路和南边小山中间,一个炸弹下来,他和警卫员被炸碎了。同志们含着热泪把我们最敬爱的边政委和警卫员分别装到两个麻袋里运走。他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壮烈牺牲了,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他们的牺牲更加激起同志们坚决完成抢渡任务的决心,叫前方的志愿军多多打死“美国佬”,为边政委报仇。回到宿营地查点人数,各中队没有伤亡。
    十几天过去了,我大队胜利完成抢渡任务,凯旋回到原住地顺川郡中平里,受到老首长和朝鲜居民的热烈欢迎。
    前方秋季攻势要打响了,可是志愿军冬装没运上去,弹药运输也有问题。我们台安大队负责中平里车站的艰苦转运任务。敌机不分昼夜的轰炸,是重点封锁区,围绕铁路沿线炸弹坑真像猪拱的一样。同志们冒着生命危险抢运。为了胜利完成任务,各中、小队反复做思想教育工作。同志们都一致表示:只要人在就要物资在。在一天傍晚,装满冬装的一列火车进站了。我大队根据站部的要求,召开中队领导会议,布置各中队事先做好准备。中队包车箱包卸包运。正当紧急抢运开始,敌机来了,投下照明弹,真是和白天一样,地下掉一根针都可以看见。随之轰炸扫射,同志们按着人在物在,发扬不怕牺牲精神,冒着生命危险,汗水淌到眼睛里都顾不上擦,进行抢运。奋战了一夜,十节车箱的冬装,毫无损失地抢运到隐蔽库里。这种精神受到十九分站领导的表扬,认为台安大队领导坚强,是过硬的大队。特别是第一中队,模范指导员庞显德亲自指挥,亲自参加抢运。他告诉同志们既不要怕,又要注意安全。敌机轰炸扫射,这个中队仍然在火车上往下抢卸,带头完成任务。第五中队指导员张云学同志,身先士卒,一马当先,带领全队同志,奋战在抢运物资前线,不怕敌机轰炸扫射,更不怕头顶上扔炸弹,拼死拼活地完成任务。后来,他和庞显德同志都被评为出席五分部表奖大会,被命名为模范干部。 
   第三中队指导员张春学同志,入朝以来,他执行上级命令坚决,指挥战斗有方,带领全队不管遇到什么艰难险阻,保证完成任务。有一天在中平里,白天去抢建隐蔽库,突然从南山沟穿过一架B52型轰炸机,投下一枚开花弹离地面五百多米高爆炸,弹片的方圆有四百多平方米。他只顾指挥同志们防空,而本人来不及躲蔽,一块弹壳打入前脑,壮烈栖牲了。使台安支队失去了一位好党员、好干部。同志们都以万分悲痛的心情,用木柴把他火化了。回国时,把他的骨灰盒带回可爱的家乡张荒地村。
    在中平里这样艰难险阻、生死攸关的环境中,我们整整战斗半年多。朝鲜人民对我们这种精神和行动称赞不止。当回国时,朝鲜群众自发地给做纪念旗,在离别时,那种难舍难离的心情,用语言无法形容。
    板门店停战谈判胜利消息传到之后,接到上级命令,东北民工都要分期分批地撤回祖国。接到回国通知后,全队上上下下,人人欢欣鼓舞。在上火车之前和朝鲜当地的干部群众,互相畅谈几个月战斗胜利成果、相处的深情厚谊,互相赠送纪念品,互相鼓励。
    当我们回到祖国边城丹东,受到各级领导和人民群众的热烈欢迎。住了三天,同志们洗澡、理发、看戏、逛公园,对衣服全部进行消毒,怕把细菌带回来。
    后来,在丹东上火车直达大虎山车站下火车。县里汽车接到大虎山。大队人马到西沙岗之前,已经整理好队伍,打着各种旗帜迈着雄健的步伐进县城。县委、县政府去迎接的领导有:县委书记鲁军、县长王振国、工会主席车福云、提前回国的老部长高焕舜等,还有各界人士,各校的师生,打着五色缤纷的彩旗,敲锣打鼓,扭着秧歌,热烈地欢迎我们。县委领导和我亲切的一一握手,感动得我热泪盈眶。在欢迎大会上,我代表全体指战员讲话,除了表示感谢各级领导全县人民热烈欢迎外,还表示要以朝鲜战场的英雄气概和艰苦奋斗的精神,把社会主义千秋大业建设好,把家乡建设好。
                    
 

(台安县档案局供稿)